養生

“神仙辟谷”之說有無科學根據?

本文所屬類別:[養生文化]來源:古方中醫網 發布時間:2014-01-17 【字體:

宋徐鉉《稽神錄》記載一則傳說:臨川士人家,一婢為主人所虐,逃入深山。久之饑渴難忍,見一野草枝葉可愛,逐取其根,食之甚美,久則不饑而體輕如飛,往來甚捷。后為主家所知,捕之不得,乃置酒饌五味香美之物于往來路上,誘而食之。食訖,不能去遠而擒,遂詳述其故,并指所食之草,即是黃精。又《抱樸子》載:上黨趙瞿,患瘡癩之疾,歷年垂死。其家厭棄之,送置山穴中。瞿怨泣不已,有仙人見而哀之,饋贈一袋,瞿服用百余日,其瘡皆愈,顏色豐悅,肌膚玉澤。仙人再來,瞿謝活命之恩,并乞求此方。仙人說是松脂,山中極多,煉服可以長生。遂歸家常服,身體轉輕,氣力倍增,年百余歲而齒不落、發不墜。又說一秦王宮女,避亂山中,饑無所食,后吃松柏之葉,初時苦澀,久乃相宜而不覺饑餓,且冬不寒,夏不熱。至漢成帝時有獵者于山中見一人,無衣服,身生黑毛,跳坑越澗如飛。密謀圍捕而獲,乃知其事,去秦已二百余年。此類傳說,古書中頗多,這就是古代神仙方士所謂的“辟谷”。

辟谷,即不食五谷,或減食五谷,是神仙方士企求長生修煉的一門功課。《史記·留侯世家》載張良習方士之術,“乃學辟谷,道引輕身”。方士道宗在探尋長生不老之時,認為五谷一年一收,雖能充饑,難以益壽,不如松柏常青,玉石永繼,能使人容顏長駐,身輕不老。如陶弘景所言:“松柏皆有脂潤,凌冬不凋,理為佳物。”于是有辟谷之法,不食五谷,但餐松柏之脂、實、葉以及茯苓、地黃、黃精、云母、鐘乳石等所謂得天地精華之物,修煉以登輕身不老的神仙之境。神仙之說,固屬虛妄,但方士道家在探求長生不老的過程中所采取的一些方法,有的對延年益壽是有所裨益的。辟谷之法似亦可以探究一番。

孫思邈在《千金要方》及《千金翼方》中對辟谷服食有較詳細的記載。他首先肯定某些藥物具有“濟命”的益壽延年作用,認為世人“但知鉤吻之殺人,不信黃精之益壽;但識五谷之療饑,不知百藥之濟命”。雖然俗謂“藥補不如食補”,但藥餌抗衰老的作用早已為世所公認。他還指出,服食必須先“尋性理所宜,冷暖之適”,要因人而異,區別對待,“不可見彼得力,我便服之”。而辟谷服食更須循序漸進,因為“人從少至長,體習五谷,卒不可一朝頓遣之”。而“服藥物為益遲微,則無充饑之驗,然積年不已,方能骨髓填實,五谷俱然而自斷”。這些說法都符合藥餌養生理論,亦切近人體自然習性,因此撇開飄渺的神仙于不顧,回到現實中來,其立足點還是可取的。雖然要達到斷藥物以外的食品是違反自然規律的,但從食療的角度言,服食亦有可研究之處。

在方法上,認為必須“先去三蟲,三蟲去,次服草藥,好得藥力,次服木藥……次服石藥……可以延齡”。古人說“三蟲”,指“三尸之蟲”,泛指人體內的各種致病之因。這就說明,要體質健康無病象才可服食。如果把“三蟲”作體內寄生蟲解也可以說得通。這說明了首先必須祛除腸寄生蟲。蟲在腸內,消耗營養,危害健康。古代腸蟲之患尤甚,常被視為疾病禍首,養生大敵。《后漢書》載華佗授“漆葉青黏散”予弟子樊阿,謂“久服去三蟲,利五臟,輕體,使人頭不白”。樊阿用之而“壽百余歲”。其二,服食次序,先草藥,后木藥,最后為石藥。考慮到人體對藥物的適應能力而循序漸進,盡管對所用辟谷石藥頗難茍同,但其設計可謂煞費苦心。

在辟谷藥物的選用上,重在天冬、地黃、黃精、烏麻、松子、柏子、松柏葉、松脂、茯苓、構杞等。其中地黃甘寒無毒,功能滋陰養血,補五臟內傷,滋腎水真陰,是臨床最常用的滋陰補益藥物,各種益壽延年方靡不用之。天冬苦平無毒,功能滋陰瀾燥、強筋健骨,也是臨床習用之滋陰潤肺藥物。《神農本草經》謂殺三蟲,去伏尸,久服輕身,益氣延年不饑。其與地黃相配,更得相須之妙。天冬所含天門冬氨酸有良好的抗腫瘤作用,是常用的扶正固本抗癌藥。黃精甘平無毒,補脾潤肺,填精益髓,治五勞七傷,含有豐富的微量元素鋅、硒等以及維生素E,能促進脂肪代謝。近代用治高血壓病、冠心病心絞痛、白細胞減少癥、再生障礙性貧血等。茯苓健脾和中,寧心安神。柏子仁養心潤燥,益智安神。柏葉涼血止血,消腫解毒,體外試驗對金黃色葡萄球菌、傷寒、痢疾、大腸等桿菌,乃至結核桿菌有抑制作用。松葉養肝明目,燥濕止癢,對流感、慢性氣管炎、高血壓等有效。松果能祛風潤腦、止咳平喘,總揮發油有提高大鼠的腎上腺皮質功能;松脂現代習慣外用,有燥濕生肌止痛之功,疥疾濕瘡瘙癢,癰疽疔毒者每用之。清代著名醫家張璐,曾取《千金》靈飛散方(云母、鐘乳石、人參、茯苓、桂心、柏子仁、菊花、續斷、地黃、天冬組成)為養生藥餌之用。初時尚慮其“石藥性悍,服之恐有未安”,乃“力行修制,親為嘗試”,服及半年,漸覺“步履輕捷”,年余則“視聽斯聰,應酬無倦”。還說“予初服此,見者莫不以為誕,迄今三易星霜而筋力猶然與往昔無異”,以致親朋友好皆效仿之。(《張氏醫通》)其雖未言辟谷減食,但這些藥餌的作用確是切身體驗。古代辟谷,常用草木之品,其藥性甘平。多有滋養或精熱解毒燥濕等作用,以此類藥物食以取代五谷,倒也沒有神秘可言。

五谷作為主食的習慣,近年來已受到越來越大的挑戰。谷物以淀粉為主,而過多的碳水化合物于人并不相宜,國外有人甚至視白糖為“毒藥”。減少谷物的用量,多食蔬菜、豆類、瘦肉等含蛋白質、纖維素豐富的食物,已為大多數人所接受。從減少谷物用量的角度來看,是否也有一些“辟谷”的意思?

辟谷是古代養生法之一種,常與其它養生法結合一起運用。《史記》載張良學辟谷的同時還習道引,就是證明。歷史上辟谷的傳說雖多夸張,但人處絕境,為了果腹,大凡可食之物盡皆取之,還須登高覓食,攀樹摘果,久之自然身輕如猿,縱跳自如。必須看到,辟谷之說對某些藥物的神效是著意宣染的,導致盲從者誤入歧途,生害不少。如北齊顏之推曾親見“王愛州在鄴學服松脂,不得節度,腸塞而死,為藥所誤者甚多。”(《顏氏家訓》)《三國志·華佗傳》亦載李覃學辟谷的故事:“潁川卻儉能辟谷,餌茯苓。……初,儉之至,市茯苓價暴數倍,議郎安平李覃學其辟谷,餐茯苓,飲寒水,中泄利,殆至隕命”。因此《醫說》引韓愈之文說:

五谷三牲鹽醯果蔬,人所常御。人相厚勉,必曰強食。今惑者皆曰五谷令人夭。不能無食,當務減節,鹽醯以濟百昧。豚魚雞三者,古以養老,反曰是皆殺人,不可食。一筵之饌,禁忌十,常不食二、三,不信常道而務鬼怪,臨死乃悔。反詰辟谷之說,亦不無道理,可作辟谷者鑒。 

【求醫問藥】


彩票缩水专家开售了 兖州市| 丹阳市| 县级市| 通州区| 胶州市| 句容市| 贡觉县| 北宁市| 保定市| 岳池县| 蚌埠市| 神池县| 巩留县| 罗定市| 巴林右旗| 临湘市| 吴江市| 上蔡县| 探索| 汤原县| 正阳县| 武胜县| 庆安县| 奈曼旗| 桦南县| 邓州市| 汉沽区| 靖安县| 大新县| 方山县| 东台市| 云阳县| 南澳县| 灵山县| 榆林市| 景泰县| 射阳县| 青岛市|